【弦动我心】上海印象—随想

  (NJ:蚂蚁大家好,欢迎如约进入今天的弦动我心,我是蚂蚁。好久以前就想做一期关于旧日上海情怀的节目了,很不幸,一直很难敏锐的捕捉住那细如发丝的心绪,说白了就是没有切入点。或许,怀旧本也就像一位梳着童花头,系着白领结,穿着泡泡袖公主衫,操一口吴侬软语的少女,轻轻穿过身边,飞扬的发丝似乎不经意的撩拨着你的脸,待你伸手去捉,她早已微红着脸远远逃开去了。也正因为此,我始终无从下手。

    很喜欢蓝色,喜欢外表,更喜欢它的内涵。如果说淡淡的蓝是跳跃在眼前活泼的精灵,那么,深蓝就是一段浓的化不开的忧郁。就好像音乐中的蓝调,blue music,直译过来,就是忧郁的乐曲。二三十年代的百老汇中常常有人低低的吟唱着这种曲子。他们头戴宽边的礼帽,穿着半新不旧的西服,表情严肃,哀伤的眼中总溢满了温柔。那份柔,就像黄浦江的水,静静的,默默的,流淌了几百年,也抚慰了几个世纪的人们脆弱的心。今天就让我们从老上海的歌声里去寻找心灵的寄托吧。
 
(Rose Rose I Love You)

    第一次和上海亲密接触并不遥远,那是一个早春的三月。原本以为自己的梦想总是会在不经意之间实现,就象在还没有去过上海时对上海的感觉仅仅是“上海”两个字给我的想象一样,过于眩目,缺乏真实的感觉。在经过长途跋涉以及劳累的旅程以后,我终于来到了上海,这个屹立于东方的都市。我背着旅行包,立于繁华的街道与车水马龙之中。来来往往的人群,喧嚣的闹市,见证着大上海的繁荣与辉煌。上海之于我,是既陌生又熟悉。

(原来你也在这里)
  
    在接下来的几天中,是和很久没见的朋友一起度过的。现在看来太多的关于上海的记忆,已经和朋友的个性融为一体了。远远的好朋友站在大街前面,看见他微微有些发福的身体,一副精致的黑边小眼镜正左顾右盼,突然想起在另外一座城市的大学时代,我们喜欢叫他“徐志摩”,对于他,一个北方的男孩子如果在那段时间只是形似的话,在上海在我面前的这个人已经深深的印上了徐志摩的气质。更确切的说应该是只有上海独有感觉吧。

(飞的理由)

    那几天在朋友有事的时候,我唯一认识能找到的公共汽车就是去往外滩的,在上海的短短7天我去了3次外滩,我很惊异的是,第一次到外滩感觉却像对待最想重访的一位老友。外滩,是上海唯一可以安静下来的地方。背对着喧嚣的城市,欣赏港口与黄浦江———一声远洋货轮尖锐的汽笛简直像老上海在咳嗽。你仿佛回到了二三十年代,感受西风东渐,使心情变得湿润。这时才能真正认识到“上海滩”大致是什么意思———它不仅是空间上的概念,更是时间上的概念。我猜测现在的上海人本身,很少有闲情逸致怀旧了。但作为我,跨过历尽沧桑的外白渡桥,去外滩缓缓地走一个来回,确实有怀旧的感觉。这似乎是上海唯一可以提供给我这样挑剔的人闲庭漫步的场地了。我会在江边从日出坐到日落……

(听风的歌)
   如果你也是最近几个月去过上海、去过外滩的话,经过南京东路地下通道时,会惊喜的发现了荷兰银行的广告--一幅幅的凡高画。大都时1888年的作品,尤其看到这样大色块鲜艳的黄、清澈的蓝还有明亮的绿,我和同学立即停下脚步细细体味。之前所有的恼人缘由都不复存在了。虽然我们可能并不能真正理解凡高的画、理解他的内心世界,但眼前充满张力的色彩还是让我激动了片刻的。有人说:孤独是油画灵感爆发的来源,爱情 可使油画蒙上一层芬芳  没有爱情、破碎爱情,孤独的爆发 会让画面的色彩更清朗绚目 油画会更充满希望、冲动,每一位站在画前的人可以感受到来自作者心底的激情!爱情是伟大的。 它可以是创作源泉的来源 也可以是让你源泉枯竭、画风改变的催化剂。

 

(Vincent)
  
    上海的夜色之美,几乎都浓缩在外滩了,我到外滩的时候,夜晚还没有真正来临。但是,霓虹灯已经亮了。黄埔江水,汽笛,码头,有一瞬间我仿佛置身于旧上海的繁华。想象着<上海滩>,想象着那些恩怨爱恨情仇,外滩的灯火亮了,上海的夜晚隐隐约约地闪现在一片红尘之中,周围殖民风格的建筑象重新拾起的如烟往事。
  华丽的夜上海吸引了成群的人们来这里“赏夜”:华灯齐放,那些古典的、现代的建筑,都在夜幕下变成了一座座水晶般的宫殿,与浦江对岸的东方明珠和金茂大厦遥相呼应。上海的夜,是离不开商店的。没有夜晚营业的商家,上海的夜生活一定会乏味不少。从南京路到淮海路,再到徐家汇,地铁一号线刚好把上海这3个商业明珠串了起来,为夜市逛街人带来了很大的便利。这儿的每一寸土地都透着一种特殊的魅力。

(salade de fruits)
  
    我只是从一切有关于上海的故事中想象着夜上海,对上海我其实无旧可怀,但是,我依然觉得外滩的灯火很怀旧。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旧我说不上来,只觉得很象三十年代旧挂历上的美人,笑容淡淡倦倦,举止闲闲适适,神态温温雅雅,假假的乖乖的涂好了胭脂摆好了姿势很可爱。总之,外滩的灯火既不是那种热闹非凡的,也不是光怪陆离的,她点亮的时候,不是夜色降临华灯初放的感觉,而象一张老唱片开始旋转一样,柔声软语的呢喃,听的人不管是不是第一遍,心中总会若有若无地涌起波澜,那些波澜就和着黄埔江水,有意无意地打着节拍,在轻轻地荡漾。

(夜上海)
  
    夜晚的依然外滩很热闹,但这种热闹不让人头晕,还是觉得很怀旧。说句实在话,外滩真的象西洋片中的西洋景。租界的建筑至今仍保留着当年各宗主国的原貌。我不知道长期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人的心态会是什么样。上海曾是世界各国争夺势力范围的地方,他们在自己的租界不但盖起具有自己国家风格的房子,也开始过他们习惯的西方生活方式。这种强烈的殖民文化使得上海和其他地方是不太一样,上海曾聚集着一些优秀人物和锦绣财富,上海在沦陷时期还可以歌舞笙平,还可以过文雅高贵的生活。来到外滩,我渐渐可以理解上海人的优越感。不说别的,这儿的一切就是答案。午夜时分,喝上一杯红茶,江风吹来,外滩的灯火明明灭灭,还是一种怀旧的情调。时光缓缓流逝,昔日重现,昨日再来。

(Dernire Valse)

    今天的节目就是这样,关于上海的记忆并没有完结,欢迎在下周同一时间继续收听《上海印象-歌舞升平》,我是蚂蚁。

1 回复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