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弦动我心】过去·现在·未来·毕业

大家好,这里是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为你送上的音乐杂志,弦动我心。我是蚂蚁。这是一个烂漫的伤感的季节,有许多的毕业生要离开校园就在这个7月。看过了太多的离别,流过了太多的眼泪,又是这样一个季节,怀念始终在我们的心底。上大一的时候有大四的师哥师姐毕业;上大四自己经历毕业;工作了感怀师弟毕业……总是想起那个时候的自己。也许我还是那个纯真、坦率的我吧。

  这个城市是自由的,如自由的我们一样。毕业前,学校是我们的,毕业后,我们拥有了整座城市。有时候,我觉得我们像是在梦游,游弋在城市的街道中,就像弥散在街道中的空气飘忽不定。只有一点我们是与空气不同的:最终,我们将有个归宿。无论是在这里还是在远方,迟早要从梦游中醒来的。
 
  而我却只想这样一直游下去……无论梦想有多么遥远,真挚有多么昂贵。
  
  这个夏天,我们毕业……

 

(秋梧桐)

  当我从睡梦中醒来时望着宿舍的天花板,不禁想问自己究竟是不是在做梦?时间恍惚一下就 从大学跳到了要毕业。似乎以前发生的一切就在眼前,一幕幕就真实的发生在昨天;好象一伸手就能把它抓住,然而抓到手里的却只是那股熟悉的空气,残留在手心里的只是我们曾经的呼吸;手一松一切又都散开了如烟,似雾,深深一吸便要感动的流泪

  当摒弃世俗的喧嚣和浮华,静静面对自己的内心世界,依然可以感受到刚刚走进大学时的那份激动,羞涩和好奇。那应该是九月的一个秋日,从此一千多个日夜便和它生活在一起了。有些破旧的南楼和北楼,有些暗昏的走道,一座尚未完工的大楼……它们将深深的埋在我的记忆中了……

(背包客)

  慢慢地走在校园中,身旁不时地跑过一群穿着五颜六色的球衣,踢着一个早已没有外皮的足球的校园男子汉。只需是在几个月前,我就会喊上一嗓子”把球传过来!”然后让它在脚上踮两下再转一个圈,最后潇洒地踢出去;我也会拿着叮当乱响的饭盒风一般地冲进食堂,还要想方设法地寻找着排在前面的熟人;现在这种感觉只能用来回忆,使自己傻傻地笑一下。我仿佛是一个局外人漠视这一切,而这一切也离我越来越远,因为,我就要毕业了。

  快到上课时间了,我们这些大四的女生才被学弟学妹们的朗读声、车铃声、饭盆碰击声吵醒。嗨,再也不用一醒就换衣服冲向水房刷牙洗脸提着水壶拿着早点踩着铃声赶往教室了。时间突然大段地空了出来,无聊成了一种尖锐的状态。没有人再为我们安排时间,许多空白要我们自己去充填。喜欢打牌的,四个人凑成一桌,能从上午打到熄灯;女孩子们把心思与时间给了宠物,在宿舍掀起一股“养殖”热潮。

  青春是铁打的营盘,我们是流水的兵。那些酒后伤感的午夜,那些雨前的烦闷,那些熄灯后的卧谈会,那些动情的校园民谣,都要逝去了。其实,没有什么可以挽留我们向明天走去,不管这告别是轻松还是沉重。

(那时花开)

  初夏的湖面,依旧平静,就像它一年又一年看着年轻的毕业生如何如云影般掠去。轻轻地,他们走了,就在初夏的晨光里,却带不走一片云彩。突然想问自己毕业时的我将会是个什么样子呢……

(樱花树下的家)

  正在上数学课,突然楼下喧哗热闹,我探头一看,原来师兄们正穿着学士服装在合影,个个兴高采烈。当时天空满夕阳…… 我想他们高兴的背后肯定隐藏了无尽的悲伤吧!

  六月,校园里的气氛越来越怪异。师兄师姐们三五成群不停歇地走来走去,把一种叫做伤感的气氛延伸到每一个角落。卖书的摊子摆得到处都是,我和我的同学伏在那些书摊当中翻来翻去,他们眼睛里的怀念与憧憬,毫不掩饰地流露出来。学校里的毕业晚会一出接着一出,伤感的眼泪抹也抹不干。离校的不舍与留恋引发的疯狂终于在他们留校的最后一晚被推到了极致。对面大四男生楼里的歌声一直没有断。午夜十二点,所有的大四学生聚集到楼下,排着队开始一首一首地唱歌。国歌,校歌,还有就是罗大佑的歌。唱到《童年》的时候,眼泪终于夺眶而出。你突然发现过去那一段那么熟悉的岁月一下子消失了,找不到了。每个人不得不背着新的理想新的目标各奔前程。于是,那种久违了的感动一下子浮上心头;于是,我们在怀念的歌声中长大成熟。

(丁香花)

  正如席慕容的诗:“所有的结局都已写好,所有的泪水也都已启程,却忽然忘了是怎么样的一个开始,在那个古老的不再回来的夏日……”

  这个初夏的傍晚,湖面泛着夕阳的荣光,湖边的草坪又厚又绿,树林边的紫罗兰、雏菊开得心花怒放,而一群无所事事又仿佛失意的男男女女闲逛到校园湖边的雕像旁,他们中的一人不知什么时候用响亮的口哨吹起了一支古老的歌,于是空气便像着了魔一样散播着放大了忧伤的情绪,又像导火索一样引爆了积蓄已久的情感。那晚,他们含着泪齐声唱所有能想得起的校园里的歌曲,歌声飘荡在湖面久久未能散去,引出各个教室里正在学习的一个个好奇的脑袋其中就有——我。当时我在想到毕业时我会哭吗?

(七月)

  黄昏的时候,你我并肩走在林间,我捧着你的脸,竟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你痛苦地微笑着问:我们的誓言,到底算还是不算?我看见你的眸子里无尽的缠绵;后悔当初,我的心为什么让你知晓,让你和我一起陷入无尽的困扰;终于我道出了你我都不愿听到的话:所有的爱都会烟消云散。也许后来,我会一直寻找:哪个女子能有你的容貌,或者像你有着甜甜的笑,哪怕只有一半也好。

(黄菊花开了)

  我们都清楚,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了。就这样走着,感觉着夜晚淡淡的雾,就像我们心里淡淡的感伤和惆怅,若有若无,又像是我们之间那种有一点点微妙的关系。我们谁也不想说我们回去吧,就算我没有勇气也没有胆量在十一点半以后敲开宿舍区重重的门。一圈一圈地逛整个校园,明天就要离开的你似乎要记清楚每一个角落,或者,你是想记清楚每一个我们一起走过的地方?你总是说,走到前面那盏灯,就送我回去,这时候我总说,再往前走一盏吧。我实在不愿和你分开,尤其是,这可能是永远的分离。你突然对我说,你知道吗,这里一共有99盏路灯。我沉默着,一如刚才。但是我却记下了。

  我们心里都清楚,离别总是要来的,我们谁也挡不住。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静静地看着它的到来。没有说什么,我们一起走过了校园里最后一盏灯,我头也没有回地,走进了宿舍区,也彻底地走出了你的世界。
 
  没有你的日子,还是一样的过。我和以前一样,经常在夜晚的校园里独自一个人走,一个人想你,终于明白了物是人非的滋味。我一边走一边数着路边的灯,果然是99盏,果然只差那么一点点便能接近圆满。但是,毕竟是差了一点点。不过我知道,这个时候,海那边的你也一定像我想念你一样在想念我,这就足够了。

(阿娅)

  走入了社会,走出了校园。怀念校园里的参天大树和树下读书的时光,怀念端着饭盒在食堂的人群里左冲右突的“挤饭”日子,怀念不知被谁写上了英语单词的课桌,怀念拖着拖鞋、穿着T恤校道上闲逛的片段,也许在那件只有25块钱的T恤上写我们依稀记得着这样一句话“怀念如此美丽”。

(虎口脱险)

  五年前我们来自五湖四海,而今我们又散向全国各地。在高档的写字楼间,在学校的实验室里,在船厂的生产一线,在研究所的设计室里,都有我们忙碌的身影。我们为生活奔波着,我们为未来奋斗着。上海的小聚、北京的重逢,短暂而难忘,我为你们事业上的进展感到欣慰,聆听到你们未来的计划让我感到无比兴奋。

  请在校友录上留下只言片语,好让关心你的人知道你的近况;路过北京时,别忘了给我打个电话,我很乐意做你的导游,共同度过一个愉快的北京假日;换了手机号,请别忘了通知大家,一句话足以,请保持联系。

  是这样的,毕业歌未必就是歌舞升平,我们还有更远的路要走,还有更深重的责任。无论离别还是相聚,都不是我们的主旋律,我们奔赴祖国各地,工作在各部的第一线。此后的岁月里,我们也许还会相见,也许一别永诀,但永不要忘记毕业的时刻,就如永不背弃我们的理想,以及我们的希望,这就是我们的生活。

(颓废)

2005-06-24 14:56:30 稿源: 国际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