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弦动我心】生活的碎片

(NJ:蚂蚁网路上的朋友们大家好,这里依然是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国际在线,在线广播为您送上的音乐杂志——弦动我心。我是蚂蚁。在生活中我们扪心自问,我们得承认:生命中最最难忘、记忆中最最深刻的,其实是一些片断、一些瞬间、一些细节。不过是出于表达的习惯,当我们诉说或书写时,不知不觉地,就把它们铺衍成了有头有尾的故事。在这里我集中了网友发布的一些他们记忆中的“碎片”,让我们进入“碎片的世界”。

(turning)

我的父亲在前面大步的走,偶尔回一下头,催促地对后面的母亲喊“快点呀”,后面是我的母亲,迈着看似很急,其实永远也提不起速的小碎步,对父亲的喊回应着,“你就不能慢点,等等我”。这是我的父母给我印象留下的最常见的一个两人一起外出的场景。
母亲常向我抱怨结婚四十年,没有和父亲并肩一起走的时候。
上次回家,陪父母去爬城外的金鸡岭,一路母亲走在我们的前面,两臂夸张的前后甩动,而我的父亲紧紧跟在身后。我逗母亲,母亲说“我追了你爸一辈子,该到他追我的时候了!”父亲不语,仅是笑。
下山的时候,父亲抢在母亲前一步走,拐弯处,父亲对我讲,“你妈老了,身子又胖,上山我走在后面,是怕她向后摔倒,那样有我还可以接一下。现在是下山了,人是最易向前摔的。”

(夕阳往事)

中秋节的上午,一口气连发了二十多短信给朋友祝贺节日快乐,但直到中午吃完饭,也只有一位朋友回了信。悻悻然间,突然手机唱起来,打开一看:“用我的手永远牵着你的手,用我的肩膀永远作为你的港湾。爱你一生一世,永永远远。你的爱人!”发信人是老公,才想起,一上午给别人发短信,却独独忘了他!惭愧间,心头突然一震:这个世界上最关心自己的,还是他!

(生生世世)

我3岁的时候我妈就送我去学芭蕾,有一次她怂恿我爸一起去偷看我跳舞,结果用我妈的话说就是:所有的小天鹅都在那蹦达,只有我站在窗户底下一个哈欠连一个哈欠。
母亲今天早上打电话来说父亲刷牙时掉了两颗牙。

(一辈子的十分钟)

来到异地他乡,要吃中饭了,下了公交车步行二百米,看到一家新疆面馆。有烩面、拉条、各色炒菜。店铺小,客人却满。还好我找到一个座。
我先问清价钱,才点了一小碗烩面。味道不错。我一边想心事一边有滋有味地咀嚼。
“姑娘,吃一瓣蒜。”我急忙抬头,只见那个带着新疆帽子的老汉笑微微地,递过来一头清爽爽的大蒜。亲切温和的声音和面容,使我心里暖暖的。恍忽间,我以为坐在家中,正和家中的老人一起吃中饭呢。

(张三的歌)

去年的平安夜,我和朋友拿着气球在前门附近闲逛,这时候有个小乞丐走进我们,伸出手来……让我意外的是他并不是来跟我们要钱的,而是想要一个气球。得到气球的时候小乞丐开心的笑了,是那种很舒展的笑容,不是能伪装出来的。那个时刻,我决不承认他是在乞讨,我只知道他只是一个喜欢气球的孩子。

(最终幻想主题歌)

去中关村上课的那几天,早上都能在300车站看见那个瘦小身材的女人。她穿的很破,头发不是很整齐。走路也有一些歪:沿站台向东走的时候,向左歪;走完一趟往回走的时候,向右歪;她总是要笑脸朝着等车的乘客,招呼她的生意。她的笑是很巴结的那种笑,再加上如柴的脸庞,甚至显出”奸诈”。是我并不讨厌的一种奸诈。
雨来了。我看到,每一个人都是高兴的、欣喜的,享受着雨的凉爽和清新。这场雨,把好心情带给了每一个人吧!除了心情,一切都没有变:等车坐车的人还是那样多,那个她,还是那样捧着厚厚的报纸走来走去,只是手里的报纸,好象比每天厚了不少。
我像平时一样,在她经过我的身边时并没有侧过脸去回避;而面对我的她,表现却不大一样。她的笑更献媚了,但搀杂的愁容却不能掩盖地流露出来,这让她的表情显得越发的难看。还好,我的不知所措被遏止在一瞬间,没被看出来。她开口了:”小姐来份报纸吧……要一份吧……”我惯性地摇摇头一笑,推辞的很婉转也绝对奏效。有一点不忍,却。她表情复杂却一直在笑:”雨天实在不好卖,呵……她不再说什么,想要转身走却发现没有地方去:雨大了,报纸已经够湿。
我觉得有个东西堵住了喉咙,有些窒息。生活,不是阴暗,是真实。

(ICO)

故事是完整了,有了情节更容易打动别人,但那粒打动自己的“核儿”却淹没在故事的沼泽中。故事再精彩,总会走入套路。但你的那些“片断”却是别人无法复制的。